• 【新媒体矩阵】长城评论微信公众号 2019-06-22
  • 医院建在“云端”上(聚焦·互联网医院新观察(上)) 2019-06-22
  • 要让虚假整改者付出代价(说道) 2019-06-16
  • 这个四大国“针对中国”的机制,遭到了暴击.... 2019-06-12
  • “创新从来都是九死一生”(人民论坛) 2019-06-12
  • 湖北省2018年第一次“网络宣传好作品”评选结果公示 2019-06-09
  • 北欧的千湖之国被选为2018全球最幸福国家 2019-06-09
  • 深刻认识党的领导、人民当家作主、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 加强新时代政治文明建设的着力点 2019-06-09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5-29
  • OPPO宣布新人事任命:副总裁吴强全面负责海外市场 2019-05-29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5-26
  • 南京新房、二手房5月继续跌 ——凤凰网房产南京 2019-05-26
  • 5月份国民经济数据发布:中国经济持续稳中向好 2019-05-22
  • 韩美共同宣布:暂停8月“乙支自由卫士”联合军演 2019-05-22
  • 关于举办第二届“诗歌里的城”作品(微诗歌)征稿通知 2019-05-19
  • 默认冷灰
    24号文字
    方正启体

    河北燕赵20选五走势图:第169章 再见

    作者:吃米的虫君 最后更新:2019-03-14 16:06
        战争,似乎是的。

        自从这后,整个华夏更乱了,不仅仅是海外宗师,就连一些堪比内劲强者的海外天骄,也有许多人了华夏。

        本应该由护国府来处理的这些人,此刻,却不断以各种身份的涌入到华夏内。

        “乱世,要来了!”在江南道观的某个老道,喝酒迷迷糊糊的对着那尊擒蛟踏龟的真武大帝说着。

        风雨飘摇,江湖动荡。

        当然,这对于普通而言,这依旧是普通的一天。

        新闻上,更不可能有这些的只言片语,即便是一些地方不小心变得狼藉,也总会有理由圆说的。

        或赔钱,或补偿,至于真正的真相,谁在乎呢?

        在炎河往西的一条路上,莫清莲沉稳开车,到了一个小县城。

        “苏哲,吃早餐么?”莫清莲看了看旁边一排早餐店,热气腾腾的肉,喉咙滚动,神情却没有变了半分。

        自昨夜后,她就不再称呼苏哲为苏先生了,而称呼本名。

        苏哲对于称谓自然不会在意,他眸光扫过,淡笑道:“买点来吧!”

        他不饿,但莫清莲总是要吃的。

        莫清莲下车,在许多人惊艳的目光,买了几个拳头大的,还有两杯豆浆。

        回到车上,把苏哲的那一份放在了后面,然后自己细嚼慢咽的开始吃着早餐。

        余光偶尔落在苏哲的脸上,与苏哲那双淡然的眸子对视着,她还是会略有慌乱的移开。

        这时,远处一辆车也在缓缓开过来。

        周围的人都有些震惊,好奇似得的望着这大早上出现在早餐店前这两辆数百万的车。

        平时,这里也就是街坊邻居随便买点早点的地方,今天怎么了?不用想,他们也知道,这两辆车上的人绝对是非同一般的大人物。

        后来的车辆上,司也注意到了莫清莲的车,转头对着身旁的年男子道:“爷,是临海的车?!?

        临海?

        略有疲惫的年人微微睁眼,瞄了一眼车牌,“莫家的车?”

        “奇了,莫家的人来这里做什么?”萧如君有些疑惑。

        “要不要下去问问?”司询问道。

        车上,后座的两位头发花白的老者微微睁眼,目光落在莫清莲的车上。

        这一双老者眼眸如虎豹,咄咄逼人,透漏着一股凶悍。

        “嗯!”萧如君轻轻点头,眸光扫过那两位内劲强者。

        司下车,整理一下西装,大步向莫清莲所在的车上走过去。

        他走到莫清莲车上前,示意着。

        “有事?”莫清莲打开车窗,擦拭着嘴角的油渍。

        司见到莫清莲的容貌,不由心一怔,眼闪过一抹惊艳。

        身为萧如君的司,他自然认识许多人在临海、江南。

        不巧,这位美女,他刚好认识。

        “原来是莫小姐!”司余光透过缝隙,掠过车后苏哲的身影上。

        莫清莲轻轻一瞥,不再言语。

        司歉意一笑,彬彬有礼的退去。

        “是莫清莲?”回到车上,他还未曾开口,萧如君的话语便响起。

        “爷慧眼!”司恭敬道。

        萧如君眸光闪烁着,莫清莲在……那,他似乎明悟,为何这里会出现萧家的车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再去问一问,萧如君想要见一见苏大师,可否?”

        苏大师?

        司一怔,不仅仅是他,连后座的那两名老者,老脸都略微有些错愕,吃惊的望向莫清莲所在的车。

        司再次折返,来到莫清莲的车窗前,把萧如君的话带到。

        莫清莲微微皱眉,回头望向苏哲。

        苏哲淡然自若的坐在车上,拿着一杯豆浆允吸着,“可以!”

        他抬头,将空杯子放在一旁,又拿起了两个。

        一去一回,萧如君得到回应后微微沉吟。

        “爷,这位苏大师未免也有些太孤傲了吧?这是让你亲自去见他?!鄙砗蟮囊幻险呗杂胁宦?。

        他们虽然知道这位苏大师前段时间做出了何等惊天动地的大事,那又如何?萧如君如今坐拥位宗师,身后亦有萧家。

        一个苏大师又能如何?若他能入先天,或许还有资格让萧如君亲自拜见,但一位宗师,居然就有如此大的架子?

        萧如君神色平静,并未有半点不悦,而是注视着前方。

        几个呼吸后,他微微点头,“好,那我就去见一见!”

        之前在静水的那处宴会上,他已经见过苏哲,如今,应该是第二面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,那次,对方还不过是一介宗师。而如今,对方已经是临海至尊,苏大师。

        两者相差,何其之大。

        这才仅仅数个月。

        萧如君心轻叹,他拉开车门,掠过莫清莲,一直走到苏哲另一侧的车门位置,拉开车门,不急不缓的坐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“苏大师,又相见了!”萧如君噙着笑容。

        “嗯!”苏哲回应的很平淡,对于这位南方卧龙,谈不上喜恶。

        “苏大师此去,是要去普罗寺?”萧如君也不尴尬,问道。

        苏哲轻轻点头,“答应了萧舞的,总要去看一看!”

        萧如君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,但也仅此而已,毕竟,萧舞是他女儿,不管对方承认不承认。

        “看在萧舞的面子上,可否请苏大师帮我一件事?”萧如君沉默几秒后,声音沉缓的传出。

        苏哲微微转头,“我和你没有什么交情,更谈不上帮字?!?

        “这关系到萧舞的……”萧如君的话语还未说完,一辆迷彩军车便大片烟尘,停在了两辆车前。

        从上面直接下来一位校官,神色略微慌张的走下。

        “萧如君?”这位校官先是敲了敲萧如君的车,似乎得到回应,连忙向萧如君走来。

        “也罢!”萧如君缓缓一叹,他直接拉开车门,走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然后跟那位校官聊了几句,便匆匆的上车,跟在那军车的身后迅速离开。

        “苏哲,这位萧爷似乎是有关乎萧舞的事情,你真不打算听听?”莫清莲开口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预料之,何必再听?”苏哲淡淡一笑。

        武菩萨安宁遭人围杀,萧如君却恰巧出现在此处。

        苏哲看了眼窗外,撕咬一口,心轻叹,“看来,萧舞的这位父亲,倒也不像传闻般那般不堪?!?

        “那我们?”莫清莲询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先吃,不急!”苏哲淡淡一笑,“你下去再买两个,味道不错!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县城外的一条土路上,周围是一座废弃的工厂。

        据说,这里的工厂原本开的好好的,后来突然爆出环境污染的问题,慢慢的后来就倒闭了,一时间也没有拍卖出去,就暂时留在了这里。

        此事,这废弃的工厂内,两辆车一前一后的驶入此地。

        萧如君坐在车内,神色有些凝重。

        “钱老,靠你们了!”他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。

        “交给我们好了,我们兄弟二人吃了爷这么多年的饭,也总归该出点力不是?”其一名老者失笑道。

        萧如君微微握拳,他很清楚,即将面对的是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萧如君,我的任务到此就结束了?!蹦俏恍9傧鲁?,走到萧如君的车旁,神色复杂道:“祝你好运!”

        他行了一个军礼,立即转身,驾车到工厂的外围。

        而这些工厂内,也有许多迷彩服隐藏在四周的士兵。

        当然,他们不是来攻击的,而是为了预防不测。

        校官下车后,看着在空荡的工厂内略显孤寂的那辆豪车,微微摇头。

        “都说你萧如君为了夺位而抛妻弃子,唉……”他叹息道。

        身为当地的军方高层,也是一名内劲武者,他自然知道萧如君面对的是什么样的险境。

        昨夜萧如君不顾安危,带着位宗师与武菩萨里应外合,这才使得武菩萨突出重围。而现在,萧如君又要独自一人带着两位宗师返回南方,另外一名宗师与武菩萨踪迹全无,海外的强者,如何能够放过萧如君?

        武菩萨踪迹难寻,这些海外强者可没胆子去普罗寺问一问。

        但急切回萧家看望重病父亲的萧如君,则是他们最好的目标。

        事实上,分钟前,校官就已经得到消息,已经有一位大成宗师动身前来。而这位宗师,可是郑家最顶尖的地跆级强者之一,据说,这位地跆级强者已经有了足以对抗先天之力。

        在校官思量间,一道身影已经穿着黑色的紧服,迎着晨风而来。

        此约有四十岁左右,或许,年纪会比外貌更要老上一些。他太阳穴高高鼓起,行走在土路上,每一步都不起半点风尘,就连周围的风在掠过他的身躯时,仿佛被一柄利刃所破开,离他大约十厘米的距离便向两侧退去。

        对于这些周围的士兵,这位地跆级的强者丝毫不为所动,如一头猛虎,缓缓的向工厂内前进着。

        而两名老者,已经出现在了车前,满面凝重的望着这位郑家高。

        “金泽润,请萧如君一见!”

        年人的脚步忽然顿住,声音平静清晰的在工厂萦绕着。

        他面对那两位宗师老者,仿佛没有看到一样。

        萧如君在车内,轻轻的吐出一口气,眉宇紧锁的眉头在这一刻微微松开。

        郑家老一代人,郑金秀的丈夫,也曾是南高赫赫有名的武道天才,据传,对方早已经有步入天拳级的实力,曾经深入海外,连挑十名宗师,不曾一败。

        他打开车门,望向金泽润,淡淡一笑道:“郑家真是看得起在下,金前辈的威名,在下早有耳闻?!?

        “不过,你我皆知今日免不了一战,何必惺惺作态呢?”

        金泽润抬头,望向萧如君,点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好!”

        音落,身如猛虎动。

        (本章完)
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    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!

  • 【新媒体矩阵】长城评论微信公众号 2019-06-22
  • 医院建在“云端”上(聚焦·互联网医院新观察(上)) 2019-06-22
  • 要让虚假整改者付出代价(说道) 2019-06-16
  • 这个四大国“针对中国”的机制,遭到了暴击.... 2019-06-12
  • “创新从来都是九死一生”(人民论坛) 2019-06-12
  • 湖北省2018年第一次“网络宣传好作品”评选结果公示 2019-06-09
  • 北欧的千湖之国被选为2018全球最幸福国家 2019-06-09
  • 深刻认识党的领导、人民当家作主、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 加强新时代政治文明建设的着力点 2019-06-09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5-29
  • OPPO宣布新人事任命:副总裁吴强全面负责海外市场 2019-05-29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5-26
  • 南京新房、二手房5月继续跌 ——凤凰网房产南京 2019-05-26
  • 5月份国民经济数据发布:中国经济持续稳中向好 2019-05-22
  • 韩美共同宣布:暂停8月“乙支自由卫士”联合军演 2019-05-22
  • 关于举办第二届“诗歌里的城”作品(微诗歌)征稿通知 2019-05-19
  • 正版香港赛马会 小财神3d彩票走势图 让分胜负 国外足球欧赔app 河北快三推荐号 8个数复式三中三多少组 银彩通复式 五子棋简单套路教学 百度网球比分直播 玄龟炎蟒六肖中特的网址 彩票2345图表走势图表 nba让分胜负什么意思 体彩福建22选5走势图 码报生肖表2019 福彩中心市场管理部